英国迎来第三任女首相 特拉斯当选保守党 英国“最糟糕的局面”仍难解

当地时间9月5日,英国议会下院保守党籍议员团体“1922委员会”主席格雷厄姆·布雷迪公布了保守党党首选举的投票结果。现任外交大臣伊丽莎白·特拉斯击败前财政大臣里希·苏纳克,当选为英国执政的保守党新。

这一结果不算意外。在与苏纳克的多场角逐中,特拉斯的支持率逐步上升,赶超苏纳克。最终结果出炉前的民调结果显示,特拉斯将以20到30个百分点的优势战胜苏纳克。

但摆在特拉斯面前的,将是“自撒切尔夫人以来最糟糕的局面”。通胀高企、能源账单飙升、经济增长动力不足,如此境况下的英国,迫切需要可行而有效的经济措施出台。但从民调结果看来,当地民众对特拉斯能否胜任首相一职存疑。

英国民调机构YouGov的民调结果显示,有35%的受访者认为特拉斯将是一位“糟糕(Terrible)”的首相,占比最高。仅有12%的英国受访者认为特拉斯将会成为一位“好(Good)”或“极好(Great)”的首相。

靴子落地后,这位酷似“铁娘子”的新任英国首相,将在英国政坛翻起怎样的风云?又能否带领英国度过此轮经济寒冬?

1983年,7岁的特拉斯在学校活动里扮演了“铁娘子”撒切尔夫人。近四十年后,特拉斯将以相近的形象入主唐宁街10号。

现年47岁的特拉斯1975年出生于牛津,毕业于牛津大学默顿学院,攻读哲学、政治和经济学专业。在大学毕业那年(1996年),特拉斯加入保守党,并于2021年被任命为英国外交大臣。

2022年9月5日,经16万名保守党成员(注:成员数为2019年数据,今年预计有所增长)投票,特拉斯最终战胜苏纳克,成为新任保守党。

从参选之初,特拉斯就被视为热门人选之一。在受访专家看来,这与特拉斯的政治风格脱不了干系。

“苏纳克与特拉斯都强调自己是撒切尔的信徒,但在个人形象以及性格特征上,特拉斯相似度更高。特拉斯更愿意挑战传统,不惧争议,而苏纳克比较中规中矩,倾向于学院派风格。”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曲兵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对于外界称其“刻意模仿撒切尔夫人”的说法,特拉斯并不太认可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特拉斯强硬的政治姿态,对减税政策的推行以及自由市场的推崇,的确透露着颇为浓重的撒切尔色彩,这似乎也是大多数保守党成员目前更想看到的领导形象。

在不足两个月的竞选中,减税始终是特拉斯的宣讲重点。“即便历任的具体做法不一样,但保守党的核心理念仍是主张减税,希望借助低税收、‘自由市场’的力量发展经济。”曲兵认为,作为竞选策略而言,相较于苏纳克的先降通胀再减税,特拉斯的直接减税更容易获得党员肯定。

另有分析认为,特拉斯对脱欧的决心与姿态也给她带来了更多支持。一开始,特拉斯支持英国留欧,但随着事态发展,很快就调头转向变成坚定的“脱欧派”。因此,在纵横策智库创始人夏国涵看来,“特拉斯塑造的形象满足了保守党的期待,但在施政措施、财政考虑等层面,我认为她并不成熟。”同时,夏国涵还提醒,苏纳克的落败还可能与其印度裔的身份有关。

在此前与苏纳克的辩论中,特拉斯表明了当选后的三个优先事项。一,减税;二,增加能源供应;三,考虑更多的家庭支持。

减税方面,特拉斯此前已宣称计划推行一项高额减税计划,其后她还表示当选后不会征收新税。在特拉斯眼中,发展经济比试图减少经济不平等更重要。而苏纳克则认为,“将最大的帮助集中在最脆弱的人身上”才是正确的。

对暴利税,特拉斯也并不支持。此前,英国立法者批准对英国北海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征收25%的暴利税。安邦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魏宏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:“目前来看,能源价格上涨在所难免。即便是限价或向能源企业额外征税,并不能缓解俄乌冲突带来的能源短缺问题。”而特拉斯的上台,会否调整或取消这一暴利税政策仍未可知。

能源供应方面,特拉斯近日再次表态称,如能当选首相,她将立即采取行动。“在(就任)一周内,我将确保宣布我们将如何处理能源账单和长期供应问题,以使这个国家在冬季得以站稳脚跟。”她称。

针对“是否排除能源配给”的提问时,特拉斯回答称,“是的,我确实排除了这一点”。这让部分官员感到担心。前首相特雷莎·梅的幕僚长加文·巴威尔(Gavin Barwell)在社交媒体上表示,“如果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,而且根本没有足够的能源来运转。这将是一个真正的风险。”他认为,若政府不对非家庭(能源)使用进行定量配给,随机停电的情况将会发生。

伴随着欧洲能源危机的愈演愈烈,英国能源账单也在急速上涨。8月26日,英国能源监管机构(Ofgem)宣布,自2022年10月1日起,普通家庭的双燃料能源价格上限将增加至每年3549英镑(约合人民币28730元),与原来的1971英镑相比,上涨幅度为80%。英国能源公司E.ON UK 表示,目前有八分之一(12.5%)的家庭在为支付账单努力,并预计在10月的新能源价格上限生效后,这一比例可能会升至40%。

接下来,特拉斯能否如其所言,对能源账单和供应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备受瞩目。至于家庭支持方面的议题内容,特拉斯暂未作出过多表述。

7月,英国CPI同比飙升至两位数10.1%,续创1982年2月以来的最高纪录,同时也成为了七国集团中首个CPI涨幅冲破两位数的国家。英镑走势同样疲软,9月5日,英镑兑美元一度跌至1.147的历史低点,年初至今,英镑兑美元汇率已下挫15%。

在许多专家看来,在应对经济危机层面,苏纳克的业务能力要明显更强。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杨成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苏纳克拥有国际投行工作经验,也担任过英国财政大臣职务,在经济领域的经验能力确实相比于外交大臣出身的特拉斯丰富。”

此前一项面向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,相较于苏纳克,特拉斯的经济计划将推高通胀,并促使英国央行更快加息。在8月,英国央行已颇为激进地加息了50个基点,创下英国央行27年来的最大加息幅度。若继续大力收紧,英国的经济增长料将承受更大压力。

杨成玉具体指出,“当前英国通货膨胀已从上游的能源、电力等全面传导至下游的最终商品,导致市场信心严重不足、居民消费和投资下降。此外,受全球供应链中断拖累,今年以来英国机械、运输设备、化学品等优势制造业以及金融、电信等优势服务部门的产出和出口出现大幅下降,导致对外贸易逆差扩大。另外还有“脱欧”引发的英欧经贸摩擦对经济造成的长期不确定性、劳动力短缺及居民购买力下降等问题。”这些,都摆在这位英国新首相面前。

因此,受访专家一致认为,特拉斯在经济领域的施政空间非常有限。“即便特拉斯的经济政策主张能够暂缓经济过快衰退,但短期来看无法解决英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。”杨成玉表示。

魏宏旭同样指出,根据特拉斯目前宣称的撒切尔式经济政策,包括减税、减少政府开支等一般性政策主张,可能并不会带给英国经济多少有益的改善。一方面,能源问题短期内并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,通胀短期内难以有效化解;如果大规模缩减政府开支,不仅不利于经济增长,更会对普通民众带来巨大的影响。

“这样下去,短期内英国经济会陷入滞胀,由此带来的经济、社会动荡可能会加剧。若潜在的滞胀问题短期内难以化解,可能会导致保守党未来失去执政地位。”魏宏旭表示。

9月6日,特拉斯将前往苏格兰接受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正式任命,成为英国新任首相。随后,特拉斯将返回伦敦,在首相府门前发表就职演讲,并公布新内阁成员名单。特拉斯能否挽救英国于狂澜之中,静待揭晓。

新鲜早科技丨英伟达获得美国出口新批准;传Sea将裁减员工并关闭部分项目;二季度我国新建5G基站29.5万个

“资源回收巨头”格林美的新能源“跃进”:前驱体年底产能或达30万吨 电池回收等业务分拆上市多头并行

巴基斯坦洪灾有多严重?四象科技卫星监测显示水体覆盖面积涨幅达225%,大片农田倒灌被淹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